热门搜索:

新中产“食草”成风|让我们来聊聊怎么做好这门生意

核心提示: 越来越多人把沙拉当饭吃,这门生意在什么样的城市都能做吗?

国庆长假后的第一个周一傍晚,付岩用手机定了一份凯撒沙拉作为晚餐,这是近2个月以来他当主食吃的第12份沙拉。这一天,在杭州城西一家上市体育公司投资部门工作的他也重新投入了健身大业。

这份能当饭吃的“主食沙拉”不是过去西餐厅在餐前配的那盘“草”。它在混合生菜上铺了烟熏鸡胸肉、香肠、培根、鸡蛋和小黄瓜等,共计385卡路里的热量(相当于一碗半米饭),其中包含了23克蛋白质,而脂肪只有9克,足够填饱肚子,同时低脂低油。

付岩吃沙拉的习惯来自于他的老板。他的老板从英国留学归来,曾经是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运动员,组里8人有5个人都被他拉进了每个月至少订2-3次主食沙拉的“食草族”。

付岩最常吃的凯撒沙拉在外卖平台上标价37.8元——算上折扣后,他愿意为这种高蛋白、低脂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方式实际付出每顿30元左右的价钱。

一盘数十元的草,有多少城市人愿意接受?吃主食沙拉这件事情,到底在哪些城市可以真正成为被年轻人普遍接受的生活方式。

在饿了么平台今年8月沙拉外卖订单量最大的30个城市中,天津、成都、西安、厦门等10个城市的沙拉订单平均标价超过了50元,杭州和福州最接近30个城市的平均水平49.78元,这相比两年前有了12.95元的提高。

 

……

以主食的方式“吃草”这股风潮最早在中国城市的流行可以追溯到2014年前后,北京的甜心摇滚、上海的大开沙界、米有沙拉都在2014年创立。

也是在那一年,1999年就创立于上海的知名轻食店Wagas终于在南京开出了新一线城市首店。但当时新一线市场还远未培育起来。2014年,大约有10家沙拉店在长沙以微信配送的方式开了出来,现在大多已经倒闭。

峰瑞资本早期项目投资人王卷舒发现,几年下来,看似不符合中国人饮食习惯的主食沙拉没有沦为过气网红,“它并不是年轻人的一时兴起、一阵风潮的事物,这个市场发展稳定且快速,已经出乎我们的意料。”

在饿了么的30个沙拉外卖订单量最大的城市中,有半数城市今年8月的订单量相比去年同期增幅超过了123.55%。尤其是在发展最早、体量最大的上海沙拉市场,外卖订单量仍保持着210%的高速增长。

广深的增长率超过了325%。王卷舒投资的深圳好色派沙拉,现在已完成B轮融资,是广深地区最大的沙拉品牌。好色派的首席市场官黄伟强说,2017年是沙拉的加速增长期,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食草族”人数增长了5至6倍。

在黄伟强看来,一线城市里,主食沙拉已经开始沉淀下来走向大众化,“早期核心用户里大概有5成是专注减脂增肌的重度健身用户和生活方式非常西式的高管,其余才是白领。现在这两者之间的比例已经调整到了2:8。”

王卷舒还观察到,外卖平台上的持续增加的沙拉订单中,很大比例来自于实际支付金额20至30元的沙拉,“这意味着这个品类往更便宜的客单价延伸了,更多的人能接受这个生活方式了。”

而在新一线和二线城市中,杭州、武汉、温州、南京和厦门等东南部城市的沙拉订单量年增速在134%-246%之间,郑洲、西安等北方城市的这个数字则普遍低于7成。

上一页 123下一页

实时掌握更多商业地产实操干货,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商业地产云智库”
来自: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
分享到:
关键词:沙拉 凯撒沙拉 好色派沙拉 Fitgreen 星巴克 大开沙界
热门干货推荐